伤痕

宁佐向,不喜勿入
这是第一次码戏,文笔不好见谅。
宁次视角

还没等到天晴,天就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三班的训练刚刚结束,待和天天他们告别后,便独自前往林中的训练场地。
他也在那里。
静静地走到他身旁,用油纸伞将他遮住,不禁觉得好笑。
“怎么弄成这副狼狈样……”
他并没有抬起头来。“你来干什么?”
我蹲在他旁边,看他用左手为胳膊缠上绷带。
“看你。”
“不需要。”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你忘了吗?”
你我的命运,是一样的。
受到诅咒,肩上背负着太多。
别人是不会懂的,不是吗?
就像两只笼中鸟,出身优越,却有难言的悲哀。
我突然感觉到,他在雨中是那么的美。
凄凉,悲哀的美。
心里有一份异样的冲动,多久没有这样过了?
我鬼使神差地握住了他的手,将他的额头与自己的相抵。
浑身冰凉。
“佐助,嫁给我吧。”
他终于站起身来,静静的看着我。
“恩。”他稍稍一点头。
我瞬间对这荒唐的话语感到无奈。
可是答应了,又能怎样呢? 我没有未来,就连命都不是自己的。
我转过身去,准备离开,却被他一把拉住袖子。
“答应完了,你要跑?”
又是这副轻蔑的眼神。
和那时的我...真像啊。
我转身将他拉入怀里。
“我不会说什么情话,
我不期望有人会承认你我,我也不奢求得到祝福。
但我的确希望,我们的爱,可以长久。
断了翅的笼中鸟,再也无法展翅飞翔,
但有你在身旁,
“我便会活下去,永远保护你。
在这个荒唐的世界里,
我们是有着相同命运的人啊

评论(9)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