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剑】假如温皇被地门洗脑(极度ooc,慎点)

打call!!!

试墨拂衣:

#现代
#OOC+流水账
#借鉴失态的反应,请温粉不要打我。
#不喜慎点


答应某人的日更,我做到了!(叉腰


———————————————————————


1)


温皇失踪了。还差一小时,就整整失踪两天,48小时。


剑无极在家里开始有些担心,温皇从不会这样不归家也毫无消息,并且连手机都无法拨通。等,实在是一个让人焦躁的事情,剑无极想着,决定再出门去找一次,即使他已经在外面找了几十次。


剑无极拿起钥匙和手机正要出门,就看到一个男子满脸笑容,迈着悠闲的步伐朝屋里走来,一身蓝衣和繁琐的头饰,不正是那个消失了两天的老变态温皇吗!


“喂,你回来了!”剑无极冲上去,上下左右查看了一下温皇的情况,“你去哪了!怎么一点都联系不上。”


温皇拉住剑无极上下乱摸的手,笑着说道:“让夫人担心了,是吾的错。”


??????


剑无极一把甩掉温皇的手,往后一跳,惊吓地喊道:“靠北,你是谁假扮的温皇?冒充人有意思吗?”


谁知,温皇却忽然捂住心口,一脸受伤的神情:“亲爱的剑,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只是想以诚待人啊。”


“……”


“看来,剑对我尚有怀疑啊。那就说个只有我俩知道的秘密来证明我的身份吧。”


“……”剑无极忽然浑身一个寒颤,“好,你说看看,我倒要看看你个假货能知道什么?”


温皇脸上忽然漾起微红,有些歉意地说道:“只不过这个问题比较私密,希望剑你不要在意。”


“别剑剑剑的叫,你才贱好吗!”剑无极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麻烦你快点说。”


“既然夫人坚持,那吾说便是。吾知道,夫人的腿根处,有一个小小的……唔……乎银,吾嗦不粗来了。”


温皇话还没说完,就被剑无极捂住了口,“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真的了,你可以闭嘴了。”


“唔……多虾乎银!”


“不许叫我夫人,不然我就不松开手!”剑无极踮着脚努力地捂着温皇的口,“快,点头。”


见温皇点了点头,剑无极才松开了手。


终于得到了解放,温皇整了整衣服,一脸诚恳地问道:“不叫夫人,又不能叫剑,我该如何称呼夫人你呢?”


“……”剑无极扶额,“剑无极就好了。”


“耶~那不够亲密,怎么能凸显我俩的关系呢?”


“……闭嘴啦你。不要这么恶心人!”


“夫人,勇敢表达爱意,是从爱称开始的呀。”


“谁要听你的爱意啦!”


“唉,夫人大概是嫌弃我咯。”


“温皇你闭嘴!!!!!”


2)


温皇的变化还是把剑无极惊吓到了,原本一个腹黑搅屎棍,突然变得彬彬有礼举止有度,简直吓坏人。为此,剑无极把温皇安顿好后,就匆匆跑出去找了千雪,找了千雪后觉得人家不够专业,又绕道跑去找了冥医。


于是,现在温皇面前站着剑无极、千雪、藏镜人、冥医。


看到好友,温皇神情更加愉悦:“好友们啊,许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众人黑线,一时竟无法回话,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千雪率先反应:“靠北哦,心机温a你吃错药了???”


藏镜人紧跟着道:“脑子有病,先打一顿再说。”


冥医拦下两人,道:不急,我先诊治看看。


然而,在千雪和冥医的合力诊治下,什么问题也没查出来。


藏镜人抓起身后的井盖,道:“看来,还是先打一顿再说。”


冥医再次拦下藏镜人:“慢着,我觉得他大概遇到了什么事,不如我们带着他去苍离那里看看,也许苍离能看出什么问题呢。”


又于是,一行人带着脑子有了问题的温皇来到了琉璃树下。温皇倒是十分顺从,见到了默苍离还十分尊敬地鞠了一躬,表达了一番自己对默苍离的滔滔敬意。


一群人被这滔滔敬意恶心得浑身鸡皮疙瘩,而正主默苍离只是淡定地停下擦镜子的手,淡淡地说道:“脑子有病,打一顿就好。”


冥医:“苍离,你说真的哦?”


默苍离看了看温皇,问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温皇再次鞠了一躬,认真地答道:“心中有佛,万事皆空。”


默苍离皱了皱眉,拿起一个佛像挂饰丢在了温皇脚边。谁料,温皇竟立刻蹲下身捡起了佛像,十分惊恐地说道:“不可,不可啊。追随大智慧,救世广慈悲。这是重要的信物啊!”


听罢,默苍离一脸了然,回头对着藏镜人和千雪说道:“交给你们了。”


千雪一听,突然莫名兴奋起来:“真的要打?”


藏镜人扯过千雪道:“千雪,你下不了手,我来。”


千雪:“这么好打温a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


然后……


“飞瀑怒潮!”


“剑九,轮回!”


“破空·千狼影!”


……


“啊——————”一声惨叫划破天际。


一阵烟波后,只见温皇和藏镜人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而千雪负伤躺在地上哀嚎道:“靠北啊,不是打温a吗?为什么全是我中招啊!!!”


剑无极和冥医在一旁忍不住大笑出声。


剑无极:“狼主,你技能读条太长了。”


冥医:“没错,我也这么认为。”


“啊,好友,你受伤了!”温皇褪去任飘渺的装扮,扔下手中的无双剑,正要去扶起千雪,却见藏镜人横掌劈来。温皇无法,只好一个侧身躲过攻击,同时还不忘温柔地说道:“好友,我们不该自相残杀啊。”


藏镜人完全无视了温皇的辩解,手上掌势不停,温皇只好躲着他,不停地好心劝谏着,直到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时才停下来。


“好,好友啊,”温皇喘着气,“我们,应该友好,呼,相处啊。”


这时,温皇背后传来一阵甜腻腻地呼唤。


“你说得对啊,亲爱的温温~~~~”


温皇听到熟悉的声音,满脸笑意地正要回头:“啊,夫人……啊!”


剑无极拿着藏镜人的井盖对着温皇后脑一敲,温皇一声闷哼,倒在了众人面前。


“终于安静了。”剑无极把井盖扔到一边,“冥医,你看看,他没事吧?”


冥医上前查探了一番,道:“没事,只是晕过去了。等他醒来再看看吧。”


千雪在一旁叹息道:“唉,藏A玩得开心了,我都没得玩。”


众人:“……”


3)


温皇醒来时,只觉得脑袋疼得厉害,揉着脑袋模模糊糊地想起了前面的事情,整个人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啊,亲爱的温温,你醒了?你的脑壳还好吗?”


剑无极看到温皇醒来,也不知道人到底恢复了没,但想着温皇昏迷前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开口调侃着喊了一声“温温”。


温皇一张黑脸满眼不悦地看着剑无极得瑟的样子,冷冷地开口道:“剑无极,你记不记得一句话?”


剑无极得意忘形,笑眯眯地问:“什么话?表达爱意,从爱称开始吗?”


温皇嘴角上勾,冷笑一声:“男人可是禁不起挑衅的生物。”


“……”


完了,经典腹黑语录出来了,剑无极看着温皇深黑的脸色,心中大惊,知道大事不好,只好干笑着说:“哈,哈,你好像还没好,藏镜人的井盖在外面,我去……啊,温,温温,你干嘛!……喂,疼啊,老变态……唔,不,不要……嗯~啊~~”


 


end


借鉴了失态的反应,大家看着乐就好,乐就好~~

评论

热度(51)

  1. 萍川岫祁试墨拂衣 转载了此文字
    打call!!!